不論華為如何解釋,美國主持人_反正我不同意

2020-01-08 06:09 閱讀 4,890 views 次 評論 0 條
廣告位出租

?文觀察者網徐乾昂

華為事情迸發后,華為美國分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?珀迪(AndyPurdy)面臨美媒數輪“集火”,均逐個化解。本周《華爾街日報》一篇針對華為的失實報導,引起美媒“自嗨”。雖然華為方面現已對報導做出回應,但BC新聞網本月27日再度約請珀迪做客編輯部,要求后者弄清報導內容。

但是,采訪過程中BC屢次打斷座上賓的講話。主持人乃至無視珀迪的論述,深信美國干流媒體報導,說出“橫豎我不同意(珀迪的說辭)”的話。

這種做法引起部分網民氣憤。有人稱美國干流媒體在香港問題的報導上現已“翻車”屢次,這主持人居然還信。也有人將次聯想到上一年彭博社聞名的“芯片門”報導,稱這又是一次美國干流媒體的政治宣傳。

《華爾街日報》12月25日刊文,再度烘托華為“政府布景”。“長時間找茬華為無果”的美國媒體們,相繼轉贊這篇漏洞百出的文章,自認總算找到了“實錘”BC主持人開場就說,《華爾街日報》的這篇報導,“可謂年度新聞”。

主持人首要發問華為確實從我國政府那兒享用到了方針支撐,但華為仍舊以為《華爾街日報》的報導是根據過錯的信息,為啥?

BC主持人視頻截圖下同

珀迪回應稱,看了《華爾街日報》的報導,你會了解為什么這么多美國政客會對華為有成見。這也是為什么華為需求告知美國政府本相的原因。

本相便是,《華爾街日報》自己都說了,美國企業思科每年也從美國政府那兒拿了約460億美元的補助;

本相便是,華為并沒有拿750億美元補助,《華爾街日報》夸張了金額;

本相便是,2005年和2011年我國國內銀行向華為的客戶發放過幾回信譽額度。這不是我國政府發放的,受益者也不是華為;

本相便是,華為申請過的我國政府相關補助資金,只占其研制和收入的一小部分。“假如考慮到這幾點,《華爾街日報》所謂‘從我國政府取得巨額補助’的說法,很不公正。”

珀迪

珀迪的回應和華為官方提供給觀察者網的回應共同,并在此基礎上做出了彌補。BC主持人并未持續這個論題,轉而說起“華為究竟有沒有剽竊知識產權”,隨即打開對華為的“有罪推證”。

另一位女人主持人好像以為這現已不需求評論,未等珀迪說話就表明“安迪,你替華為干活,而他們明火執仗地剽竊各種知識產權,這太顯著了。華為是最糟糕的知識產權剽竊者。假如辯駁的話出自華為人士之口,聽上去太無力了。”

另一名BC主持人

珀迪回應“你說的不是真的。你去查曩昔公司與公司之間的訴訟文件,你會發現確實有許多公司涉嫌剽竊對方的知識產權……”

未等他說完,這名主持人搶話“所以你的意思是其他公司也偷知識產權。但華為是最大的剽竊者。”

“我了解你的態度,我也了解美國政府的態度。但假如你去查一下客觀存在的信息,剖析一下這些事例,你說的都不是現實。”珀迪反擊“沒有任何一個法院裁決華為付出罰款。而許多文件也顯現,華為并沒有付出寬和費,不需求為此付錢。”

主持人再度拿出《華爾街日報》的文章說事,暗示這不都寫了么。安迪則測驗弄清,但終究這名主持人來了一句“就我所見所聞,橫豎我不同意(你說的)。”

BC主持人的行為引發部分網民氣憤。在該媒體官方Youtube視頻下,有人痛斥“她怎樣還宣稱自己是客觀記者。一邊套用陳詞濫調的‘科技剽竊論’,話還說得這么響,一邊又給不出依據!”這名網民打賭她是打不出依據的。

也有人表明,《華爾街日報》在報導香港問題上現已失掉客觀態度,這名主持人還信任這些干流媒體的報導,幾乎荒唐。

最終也有人聯想到彭博社上一年的“芯片門”報導,稱這又是一同美國干流媒體制作的政治宣傳。上一年年末,彭博社閉門造車一同所謂“我國特務歹意將芯片植入硅谷服務器”的假新聞。蘋果微軟等美國企業在進行調查后發現此事捕風捉影,要求彭博社撤稿,引發外界質疑彭博社報導準則。

-完-

在看的你正在變美觀

版權聲明: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謝謝支持!
轉載請注明:不論華為如何解釋,美國主持人_反正我不同意 | 尚義信息港
廣告位出租
廣告位出租

發表評論


表情